星嵐

白云苍狗 故人寥寥

【Free!/はるいく】虹色のバブル

設定:玉米=人魚 哈魯=人類 遙郁注意


ooc 有問題請跟我講😭

腐ree坑才入了兩個星期左右,絕對有歐歐西抱歉。另外這篇的玉米已經和哈魯在一起了,所以性格改變很大程度上參照了Starting Days的後期玉米,無法接受請左上離開。如果願意看的話,請務必閱讀FT()



*背景:成为恋人后的哈鲁和玉米一起渡(蜜)假(月)!!

  旭くん实力被坑



没问题的话,希望你会爱上属于他们的故事


/ 0


                     无需阳光寻度,尚有饿马摇铃




/ 1


「ハル?外面好像已经停雨了。」

桐嶋郁弥站在渡假屋的落地窗前,转身向坐在床上的人问道。


「いくや要出去看看吗?」

遥站了起来,拉开了玻璃制的落地窗,踩着阳光走到了渡假屋的泳池边。


被漆成纯白色的外墙、木色为主调的装潢、连带一座小凉亭、以及一个特意使用玻璃制作的泳池、开扬的景观——

「这样看起来游泳池好像跟大海和天空连为一体了呢。」

郁弥小心翼翼的踮着脚尖来到遥的身边,他把双手背在身后,深吸了一口雨后阳光的味道。


「泳池有点特别啊。」

遥蹲了在池边,盯着游泳池的底部。

由于整个泳池都是透明的,从位于大海上方的渡假屋看,居然有种置身于空中,成为那海鸥一员的错觉。


「ハル想现在就游……啊啊啊啊!!!!」

在那一瞬之间七濑遥的头上似乎冒出了无数个尚不清楚状况的问号,只听见身后人的声音说到一半就硬生生切换成了惊呼,连蹲在池边的自己也无辜被「拖下水」。


『噗通』一声,在澄澈的天空中飞过的鸟被两人掉下水溅起毫无美感的水花惊动,连忙拍着翅膀飞远。


「……いくや就这么着急吗。」

好不容易才在纠缠中浮起来,遥甩了甩仍在发梢上不断滴落的水珠,一脸无奈。

「对不起...刚才一不小心脚就打滑了…」

郁弥一边吐着舌头一边用双手支撑着坐到了透明的梯级上,只剩已经变成尾巴的双腿优哉游哉的拍打着水面。


淡色的鳞片随着他的动作反射出稍嫌刺眼的阳光,却因此举而令尾巴染上梦幻的颜色。


「ハル?ハル?」


要不是听到对方的呼唤他都不知道自己看呆了,遥愣了半天,眼睛仍旧没离开郁弥活泼的尾巴,

「いくや的尾巴很漂亮呢。」

语调间染上了一丝旁人不易察觉的兴奋,连遥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

没有选择引以为傲的自由式,而是选择与不算深的水阻力对抗,慢慢的走到了恋人身边。


此刻郁弥正望着碧色的天,一手遮在额角挡住稍稍过分的阳光。追随他的目光而去,一群海鸥排成整齐的队形,向着天空的另一端飞去,消失得无影无踪。


映入眼帘的美得像一幅不真实的画,像赫伯特.詹姆斯.德拉波的油画:如明镜般一尘不染的天空带着被雨水洗刷过的澄澈、明亮,淡蓝色的一片让人看了很舒服。然后把目光拉回自己的水平线,黛绿色的发丝在微风吹动下看起来格外柔软,还滴着水的发梢似乎为蓬松的头发染上了一抹水色。

赤金和玄色的眼眸映着鹰远在天边的身影,眼底深处的坚定和鹰的不相伯仲,却又如海鸥般活泼美丽。


人鱼的尾巴是任何人看了都会惊艳的颜色,每一块鳞片都熠熠生辉:月白色、缟色、茶色、素色、藕色、银白色....梦幻得像是掉进了菲利普.桑特曼斯的调色盘,而亲切的太阳就为这幅只属于遥的画作洒上一层金粉。


「いくや。」

波澜不惊的语气。

「嗯....????!!!!!!!???」

今天对鸟儿来说似乎是不得安宁的一日,随着一片混乱中再度溅起的水花,平静过后人鱼已经被抱在人类的怀里。


『啾』。

是落在微凉的唇上的轻轻一吻。


「……」

『咕噜咕噜...』

「いくや,怎么了?」

一吻过后只见眼前人的身子逐渐沉没,只留下半张脸和在水面咕噜咕噜地呼吸的嘴。


「ハル怎么这么爱偷袭啊…今天份的惊吓已经够多了。」

郁弥嘟着嘴吹起了泡泡来,他盯着自己吹出的泡泡抱怨道,吹弹可破的肌肤却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


「是いくや先偷跑的。」

「哈?」

大惑不解。


「没啥。对了,あさひ一直追问我一个问题好久了…」

「什么?」

郁弥潜到池底转了一圈,像是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一样,随着水的『唰啦』一声,绿色的发顶冒了出来。


「人鱼到底是怎么繁殖的?」

遥的眉头轻轻皱了一下,就那么一下,话的份量却吓得作为长时间生活在水里的人鱼呛得不轻。

「咳、咳咳......」


「没事吧?」

短短的三字内透露着隐约的担忧——看傻子一样的担忧。


「笨蛋あさひ…」

此刻人鱼恨不得用尾巴一把拍死身在异处的红毛小子。


督了一眼对面人的表情,仍是一幅好奇的样子,于是郁弥只好干咳两声,吞吞吐吐,

「咳、呃、就像平时人类一样…应该大概可能差不多如此吧。」

他感觉自己的脸颊像是火烧一样烫手,几乎能把整个泳池的水都沸腾起来了。


繁殖、交配、生育、传宗接代....于任何物种来说不都是一样的吗?为什么那个笨蛋要特意追问啊?


「那么人类可以和人鱼繁殖后代的吗?」

接二连三抛出的问题像鱼雷一样轰炸着郁弥的大脑。


「那是什么问题啊??ハル干脆叫笨蛋あさひ自己去查不就好了?!」

「那是我的问题。」


古有原子弹轰炸广岛,今有七濑遥得寸进尺的攻击桐嶋郁弥的理智。


「……」

郁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位一向面瘫话不多的恋人居然亲自问出口这类疑问。


眼看一抹深蓝渐渐向自己逼近,遮去了大半的阳光,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被逼至泳池的角落,再无路可退。


「…那、那ハル自己去查啊…」

躲避着对方紧盯青花鱼一样的目光,郁弥说话越来越底气不足。


「不需要。」

「嗯?」

「亲证一下比较方便吧。」

「啊、等等?」

「是あさひ提议的。」


……椎名旭,你死定了。


-


「啊、啊——嚏!!」

「哎呀、あさひ没事吧,是不是空调太冷了呢~」

贵澄的目光从手机上抬起来,关心着旭。

「可能吧...啊——嚏!!」




/ 2


桐嶋郁弥输了。

在双方僵持不下的干瞪十分钟后,最终是郁弥败在了对方毫不脸红的亲吻之下。


额角、眉骨、眼睛、苹果肌.... 沐浴在恋人温柔的吻之下浑身发烫是正常的吗?


郁弥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此刻快要被遥身上好闻的味道淹没了。


「ハル…够了,就到这里为止吧?」

当对方的嘴唇擦过他的耳垂时郁弥尝试制止这场恶戏,但当遥温热的气息拂过下颔的时候他终于意识到近在咫尺的人的真正意图。


「…不能让あさひ那家伙给看扁了。」

那颗脑袋停下来了,只是依旧没抬起来,一句幽幽的话就这么飘荡在暧昧的空气中。


之前说ハル「毫不脸红」好像错了,郁弥盯着他的发顶,督到了红通通的耳尖。


「这种事情不要勉强喔,ハル。」

他屏住了呼吸,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稳一些,但遥却出乎意料地抬起头来,膝盖搁在梯级上,把那小小的空间缩得更窄。


「いくや很讨厌吗。」

如果把遥这句话写到作文上的话,郁弥绝对不会在句尾写上问号,他的语调听起来就像是紧咬不放的追问。


可是....


怎么可能讨厌啊。


连珍惜都来不及吧?


想要将这份感受好好说出来——

「怎么可能…」


是雨又下起来了吗?

脸颊有什么冰冷湿润的液体滑过的时候郁弥抬起了头,可是天空却是一片天朗气清。


「いくや…为什么哭了?」

是遥讶异的声音。


当他的指尖轻轻拭过自己的脸颊时郁弥并没有低下头来,而是继续仰头望着天空。


『想哭的时候,抬头看看天空,眼泪就不会流下来了。』


可是他没有哭,他纯粹只是想看看天而已。


「鼻子好酸啊…」

郁弥吸了吸鼻子,眼眶盈满了泪水,像牵牛花上的朝露、像流星雨般『啪嗒啪嗒』落下。


「…抱歉。いくや讨厌的话就不再做了。」

遥举起来的手犹豫了好久,最后轻轻放在了那柔软、夹杂着特属于郁弥的香味的发顶。


「讨厌ハル…那是不可能的事啊。」


冰色眼眸中的一丝火苗像是被这一句话重新燃了起来,

「不讨厌、那么是喜欢吗..?」


「哪来不讨厌就等于喜欢的理论啊。」

郁弥无奈地笑了,看进了遥的眼睛

——边哭边笑也能这么好看吗?

遥一时失神了,

「不过这理论也适用在这里就是了。」


破涕为笑,别人的破涕为笑令人舒一口气;

桐嶋郁弥的『破涕为笑』像一株迎着阳光破土而出的新芽,美好而窝心。


『和郁弥在一起以后ハルちゃん好像笑多了呢。』

有一天真琴这么捉弄他道。


是吗?也许自己察觉不到吧,但是现在的七濑遥,眼里确确实实盛满了快要溢出的温柔,微微扬起了嘴角。


「啊,ハル果然还是多笑笑吧?笑起来真好看呢。」

郁弥笑得更开心了,伸手捏了捏遥的面颊。


「いくや笑的话我就会笑啊。」

遥握住了郁弥的手,凑上前去让双唇轻轻贴上了他的前额。


「那么要尝试和人类繁殖吗?」

一双手滑到了郁弥的肩膀上,遥的声音里漂浮着一丝尴尬和不知所措。


「咳、虽然不像ハル的作风…但是我喜欢ハル喔。」

那双眼睛就像自己沉迷的深海,坚定而认真的模样让人无法拒绝,诱使桐嶋郁弥答应。


于是七濑遥把这视为肯定的『YES』,很轻很轻的舒展开了眉眼。


…いくや的笑脸肯定是下了祝福的咒语吧。




/ 3


「ハル…不行、那里超痒的哈哈哈…」

「いくや要是不配合的话我就不放水了。」

遥微暖的唇离开郁弥的锁骨窝几毫米,威胁道。


每当遥吻上郁弥颈部以下的肌肤,又或是呼出的气息洒落在他身上的时候,郁弥就会不合时宜的『噗哧』一声笑出来。


「噗...哈哈哈哈不行啊哈哈...唔..」

又是一阵无法控制的笑声,却突然被遥堵住。


「いくや好烦啊,就算是喜欢你笑也不是这种像傻子一样的笑。」

轻轻触碰那玫瑰花瓣般柔软的双唇又离开,如此反覆的逐渐加深这个带着惩罚性的吻。


「唔、我知道了...」

郁弥小声抱怨道。


「啊。」

突然遥的动作停了下来,似乎在思索什么。


「怎么了?」

「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滑下去,扫过微微弓起的脊椎,弄得郁弥痒痒的,最后停留在了腰窝。


按照人类常理来说,接着应该是要再往下点...然后进去一点...

于是遥的手便毫无目的地在人鱼的臀部乱摸一通,害人鱼的脸红成大番茄。

「ハル,先别动。」

郁弥按住了遥在腰际的手,

「是不是要...」

「是。」

话问到一半,遥便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虽然对方并没有听完自己的问题,但郁弥很清楚他明白自己想问什么。


「…ハル先背过身去。」

「反正待会全部都会看到了,有所谓吗。”」

桐嶋郁弥差点要被气死,当然有所谓啊,难道牛奶超难喝但是早晚都要入口就整头牛吞下去吗???这不合逻辑吧??

可是他又不争气地「屈服」了,撇着嘴把漂亮的尾巴在水中摇了摇,以他为中心在水面泛起了阵阵涟漪。


当水面泛起第三圈波纹的时候,人鱼的尾巴早已消失不见,换成了在水里晃来晃去的小腿。


那双腿乐此不疲地晃呀晃的,很难不引人注目吧?

生活在海里、喜欢游泳,全身上下却没有被太阳狠毒对待的痕迹,白花花的腿像雪一样,几乎就要融于水中。

遥能理解个中原因,要是他是太阳,自己也不会忍心「残忍」对待像郁弥一样的存在。


虽然自己不善言辞,但是眼前的人...人鱼、他一定会好好珍惜。


漂亮的小腿和大腿肌肉,还有、

……看到这里遥顿了一下,他还真的不知道人鱼还会穿内裤。


被掩盖在薄薄的布料下线条结实的臀部,隐约能透过湿透的衣物可见。


「…ハル盯够了吗?」

桐嶋郁弥恨不得上天突然开个大黑洞把他吸进去,现在的他无所适从地望着水面自己的倒影,已经羞耻得要命。


「因为いくや这样很可爱。」

死鱼眼、毫无起伏的语调,居然能令郁弥的心跳得前所未有的快。


该死的,自己不会心脏病发死在这里吧??


脑内的胡思乱想像动物大迁徙一样踩着他的大脑呼啸而过,令他忽视掉了眼前的「危机」。


「!唔...」

被遗忘一段时间的温度又再度侵袭郁弥的齿关,明明自己万般无奈,可是那舌尖轻轻的一撬,双唇便不由自主的为他而开,任由遥温柔地占领自己的领土。


那双几乎每分每秒都和自己十指紧扣的手变得大胆了起来,修长的手指勾起郁弥全身上下仅余的布料,慢慢的向下滑。


「哈…ハル…」

「放心吧。」

短短几个字简洁有力,大概是郁弥今天听过最能令他安心的话了。


遥能令他安心、被他信任,不代表郁弥完全不紧张,但他能做的只有紧紧抓住遥的手臂,把下巴搁在他的肩上,大口大口吸入对方发间的气息。


当不怎么光滑的指尖滑过郁弥的肌肤的时候遥能感受到怀里的人受惊似的抖动了一下,

「不舒服的话要跟我说喔。」

然后他睄到了绿色的脑袋犹豫地点了点。


「唔...呼....」


手指摸索到了狭窄的甬道,凭藉无需言明的直觉轻巧而温柔地探了进去。



「ハ、ハルハルハル…!」

一连串细碎的轻唤回响在遥的耳边,伴随着甜蜜的喘息和起伏不定的呼吸挠过遥的心底。


「怎么了?」

如今连他自己也紧张了起来,担忧自己的动作太粗鲁,伤害到柔软的恋人。

「不是的...」

郁弥把头往遥的颈窝埋得更深,辩解的声音颤抖着染上了一层哭腔。


得知这只是恋人近乎撒娇的行为,遥也舒了一口气,手指穿梭进潮湿的发间,把郁弥往自己拉近。


当甬道能容纳下第三根手指的时候遥小心翼翼的退了出来,郁弥迷迷糊糊地抬头看他,一双眼睛湿漉漉的,却比星海要明亮、比花瓣更柔软。遥不得不想起了初中时和他约定的夜晚,那时也像这样,两人四目相对,洒满光粉的夜幕映在他眼里,空中划过一颗又一颗的流星,落在很远很远的山的剪影、落在水里、落在他眼里。


从此以后那颗星就从没离开过他眼内,每当看进对上郁弥的目光就不舍得移开,那双眼眸看得他体内某个不知名的部分猛烈摇动,连思绪也被掳走。

「……果然还是算了吧…」

他舍不得,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弄伤了最珍重的宝物,害他受伤。


「不,ハル,」

郁弥伸手捧起了遥的脸,

「……」

千言万语到了唇边却不知如何释放,只是化为了一个很慢很长的轻吻。


鹰在飞过游泳池上空的时候叫了一声,牠看见漂了一泳池的衣物以及红着脸微微喘气的两人,尴尬地飞走了。


当遥进入的时候对未知的尝试感到不安的郁弥缩成一团窝在了他怀里,纤细的指尖在遥的后背留下淡淡的痕迹,却忍下了一连串的呻吟。


借助水的浮力遥很轻易就让郁弥坐在了梯级上,自己则难得大胆地欺身而上,把恋人压在身下。


他知道的,郁弥明明紧张得要命,两人青涩的第一次对他来说绝对不会是享受的体验,可是他还是没有把自己推开,而是小心翼翼地接受自己。


于是遥吻上了他的眉、他的眼、他的心——

既然自己不擅长花言巧语,那么就用行动表达吧,对面前这人的温柔、对面前这人的爱。


记忆中自在一起以来谁都没有对对方说过「我爱你」之类的的话,当两人被送至顶点的时候郁弥突然想到,但是有没有说出口,谁先开口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们之间不需要这样的情话,即使哪天他们都老了,眼睛看不到了、耳朵听不到了、喉咙再也无法挤出一点声音了,回忆仍鲜活,而他的心能作眼、成为耳、代替喉,向他表达爱,感受他的爱。




/ 4


「ハル,快看! 是全圈彩虹啊!」

郁弥裹着白色的大浴巾,一边目不转睛地望向天一边猛拍遥的肩膀。


「啊。」

「……那是什么反应啊,全圈彩虹可是很难得的。」

「我知道,是因为这里的地势比较高所以能看得这么清楚吧。」

遥用毛巾擦了擦头发,和郁弥一起趴在了扶杆上。


「所以ハル一点都不兴奋啊…嘛,不过这也很ハル啦。」

郁弥笑了,把头枕在手臂上,侧过头来看遥。


天的另一端还是湛蓝湛蓝的,但洒落在两人的肩膀的光已是柔和的黄色了,遥转头对上了郁弥的眼睛,金色的太阳晖映在他的脸上,恰到好处地为这漂亮的面容添上最合适的滤镜。


「…对了,いくや……下午的时候为什么哭了?」

然后他看见郁弥愣了一下,随后缓缓地开口,

「不知道,就觉得…和ハル在一起真好。」

郁弥一边说一边把脸埋在手臂里,声音越说越小。


遥盯着郁弥的侧影好一阵子,然后伸出指尖轻轻的触碰了那在夕日之下好像模模糊糊地红了的耳尖,那人吓了一跳,再度抬起头来看他。


现在他确切看到了,那染在被光晕覆盖的脸颊上的淡粉色、那藏在他眼内一次又一次令自己的心变得温暖起来的情感。

是因为光照进了他眼里,还是因为它们本来就会发出光芒?遥有点迷糊了。

彩虹很安静地挂在天边,从高于水平线的地方望去就能见到一整个圆圈,最后一批海鸥用彩虹作桥,在天空中飞舞。如果落日能看见,那么它肯定能看到一对被圈在彩虹里的恋人,在傍晚的天空下相视而笑。




/ 0


哪怕没有海市辰楼般的美好,在朴素真实的尘世间仍有幸福的存在。




【 END 】




































FT:

無需陽光尋度 尚有餓馬搖鈴 這句話來自昌耀的《一芳春草》,個人非常喜歡這句話,所以就強行放進去了。看了b站太太們剪的追光者x遙郁遙的視頻就覺得,有時候也不需要孤身一人拼盡力氣去追趕才能幸福,幸福其實就在近在咫尺的身邊。

遙郁遙老實說也不知道到底為何會吃上,但建立在兩人青澀溫柔的感覺上顛顛簸簸地駕了一次車,希望大家喜歡。






置頂 自介

是星嵐,
小演員-北川尚弥、荒牧慶彦、橋本祥平
free!
cp只有はるいく
不拆可逆
郁弥大天使真的攻得起來嗎?x

あんスタ已退坑
cp:りつかさ、いずつか 
/泉嵐、獅心

永遠愛明星スバル

喜歡Harry Styles,Zach Herron 是個Directioner 

Lauren/Johnny Orlando

Maddie Ziegler

⚽️ FC Bayern Munich

James Rodriguez &

Hordur Magnusson


歡迎交流,拒絕一切強行安利/我雷的cp
就醬感謝🙌🏻💛



【あんスタ/りつかさ】亲吻三十题 其三

ooc&强行🤧





3.舔舐耳垂

「啊嘶—」
朱樱司拿下了捂住耳朵的手,督了一眼指尖,
「唉……」
最近因为角色的需要跑去打了耳洞,洗澡前把耳钉除下来好好的放着,刚刚却不小心划伤了幼嫩的皮肤,渗出了几滴血滴。

「凛月さん?我洗好了喔。」
司擦着发梢的水珠,转身从冰箱里拿出一瓶牛奶。

「嗯,过来过来。」
凛月扔掉手中的手机,从沙发上坐起来。

司一走到沙发前,他便急不及待的拉着面前人的手要他坐下来。然后,在对方疑惑地打开牛奶的瓶盖的时候,用司头上的毛巾擦起了他的头发来。

「啊,凛月さん—我自己来就好了。」
那双手隔着毛巾温柔的揉擦着他的红发,指尖的溫度“刷”一声的烧红了朱樱司的脸。

「スッちゃん?虽然泡热水澡很舒服但是水温太热也不好喔?」
「啊、嗯??」
就在司因为对方轻柔的动作走神的瞬间被他提醒般的语调拉了回来,却没清楚听到话的内容。

「果然是水温度太高了吧,脸颊都被熏得红通通的了——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呢。」
朱樱司听到身后的人调皮的轻笑了一下,他的面颊恐怕比用开水烫过更红了。

「凛月さん、司自己擦就好....」
「不—行—我...」
「啊嘶....」
正当两人像小孩子一样东拉西扯的时候,似乎是碰到了带着伤口的耳垂,惹得司不禁轻叫了一声。

「嗯?这是什么时候弄的伤?为什么不告诉我?」
朔间凛月终于停下了孩子气的举动,凑近了司的耳边。
「就刚才...洗完澡打算把耳钉戴上,结果不小心划到了。」
司向旁边缩了缩身体,他清楚的感受到凛月话语间的吐息喷洒在颈后,他可不想自己的脸红成一个大蕃茄。

「那为什么不跟我讲?」
凛月的语气似乎强硬了起来,
——该不会是生气了吧。
司想。
「因、因为只是很小的伤口,并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消毒?」
「消毒很麻烦,过一会它就会自己愈合啦……」
明显的听到司的声音越来越小,连他自己也觉底气不足。

「唔、等等,凛月さん?」
司的身体条件反射般的抖了一下,因为凛月正从身后搂住自己的腰,潮湿的气息混着洗发水好闻的味道落在耳边。
「这种消毒方法不是很简单吗?」
说着,温润的舌碰上了司的耳垂。

「!」
「乖,别动。」
一只手穿梭进了还淌着水的柔顺发丝,按着那颗脑袋以靠近自己。

像是有意要捉弄司似的,轻轻把耳垂含住又放开,舌尖首先调戏起了耳垂,接着描绘着整个耳廓。

「嗯、司会处理好伤口的了、哈..!」
紧随着对方带着笑意的哼声而来的,是降落在耳廓一遍又一遍细碎的亲吻。

「嗯哼,那真是乖孩子~」
凛月揉了揉司的发顶,双手再自然不过的探进他的衣摆,紧紧环住对方。

感受到司全身颤抖了一下,把脑袋埋在其颈窝的人又笑了,
「我可不容许这种事再发生喔,要知道スッちゃん就算是被蚊子叮了一口我也是会心疼的,还会妒忌呢~只有我才能咬スッちゃん。」

躲在身后的人撒娇般的蹭了蹭司,带着花香的黑发挠得他心房痒痒的。

「好——今天份的スッちゃん补充完毕,把头发擦干以后我再帮你消毒~」
「欸、凛月さん的话就不用了……」
「是用消毒药水啦,在你的伤口愈合前我可不会再做这样的事了♪」


———


老子来还党费利息了 大概以后会泉司凛司这样交叉着写三十题 




吧((跑

凛司 补回早前的ABO车链接

年代久远的废车

不要脸的借tag一次😹😹🙌🏻

非常辣眼睛注意!!!!!

【あんスタ/いずつか】亲吻三十题 其一、二

1&2

ooc 注意 泉司吃很久了但写大泉哥还是第一次😹
写着玩的各种ooc私设勿介意



1.简单粗暴的嘴唇碰撞

「かさくん第一次的吻戏演的不错嘛。」

九点半,电视台的黄金时间正上演朱樱司第一次担正男主角的剧集。

「....瀬名さん就不会有意见的吗?」
司抱着靠枕,鼓起了面颊。

「我还要有什么意见?这可是在称赞かさくん喔?」

「不是,没有,谢谢瀬名さん。」
司用力撑大眼睛,似乎很努力不让眼眶里的液体掉落。

「我累了,瀬名さん晚安。」

「喂,かさくん?」
虽然明瞭司“以为自己会嫉妒”的想法,但瀬名泉一直以为对方只是单纯想要撒娇。

「...臭小鬼,哭了?」
「...才没有。」
「那这是什么,24度空调下的汗水?」
他伸出手指,拭去了司眼角的泪水。

「.........你不知道司每次看到瀬名さん吻戏的心情。」
「这点我好歹也是知道的。」
「那你说说看?」
年轻的恋人看进他眼里,满是挑畔。

....但他瀬名泉可不是那种矫情的人,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屈服。

「那是因为你不懂,你根本不在意司.....」
闹情绪的话语不得不突然中止,瀬名泉把恋人抱怨不满的话语都吞进了喉里。

但瀬名泉也很不爽,吻上去的瞬间他甚至能听见牙齿碰撞的声音,才意识到自己稍显粗暴的带领起了这次的吻。

「.....」
「烦死了,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绝对比你还要在意你自己,再让我听到这种话我可不能保证下次会做出什么来。」

他的一字一句间充满了威胁性,但近在咫尺的冰色眼眸却尤其柔软,充满了爱惜。

朱樱司只得愣在那里,红着脸点了点头。

2.亲吻对方睫毛未落的泪珠

「かさくん真令人不省心啊。」
瀬名泉嘴上骂着,手中拧毛巾的动作却未曾停下。

「唔、对不起...」
「剧组那群人都是白痴吗?怎么可能拍完下水戏不递毛巾和热茶??就这么让主演着凉吗?」
「不是的,工作人员已经很关顾司了,就是片场的空调有点大……」
「那换かさくん是笨蛋了?不会去把空调调高点?」

朱樱司躺在床上,任由瀬名泉一边埋怨他生病的原因一边温柔的拭去他额角的汗珠。



04:35

「...瀬名さん.....」
「嗯,我在,怎么了?」

被身旁人的喃语吵醒,瀬名泉翻过身来,望着睡得并不安稳的恋人,长吁了一口气。

「不要走..不要!」

似乎是做噩梦了啊。

瀬名泉轻轻拨开对方被汗水浸湿而贴在额上的碎发,低下身来,吻去了司眼角的泪水。

「睡吧,我在。」


-


emm暂时先这样()

垃圾产物感谢阅读

虽然大概没有人在意..但!是!我已经有一篇正在写(卡了好久)的凛司和一篇打算挖的泉司了😭 党费我会好好交的各位大爷😭😭

【あんスタ/りつかさ】黑手党パロ

祝为kn带来光明的小天使朱樱司生日快乐,愿你永远幸福

  • 本来打算写成短篇的,结果太唠叨了来不及写完就先发写了的,以后大概会继续写的!((

  • 是黑手党paro的凛司,不清楚其运作所以完全放飞自我,希望能得到愿意看到最后的您指教

  • ooc+意识流,但仍希望您不嫌弃,感谢阅读

懒得搞敏感词了(( 麻烦愿意阅读的小天使手动按一下↓❤️

https://zine.la/article/7f4440da38db11e8a0c800163e0c1eb6/

【あんスタ/りつかさ】ABO

是辆不成熟的ABO车,因为第一次写ABO的车所以肯定有各方面的不理解&缺陷,望谅解w

OOC&R18注意

祝凛司和大家情人节快乐❤️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9240038

【凛司 / 生

之前发的文字版不停被屏蔽好一阵子才解除... 先把链接放上来作后备,文字回来也不删了(x)

凛司的恶魔paro...( 一直觉得凛司是「如果凛月是活在地狱的吸血鬼,就算是痛苦的永生司也会一直陪着他」的感觉,于是就有了这篇。

想要的感觉写不出来ojz 其实这篇是元旦贺文,原本打算早点发的可是都怪我鸽了太久,emm还好今天还是元旦!(

又烂尾了真是非常抱歉;;;; 祝各位新年快乐


*严重ooc预警

https://zine.la/article/ce9cc24ceed011e7b1bd00163e0c1eb6/